Skip to content
OMEGA constellation constellation deville deville straps straps seamaster seamaster speedmaster speedmaster baselworld2017 baselworld2017 baselworld2018 baselworld2018 starmen starmen 特别系列 特别系列
返回

征服世界

節錄自歐米茄《⁠Lifetime雜誌⁠》⁠「⁠海洋號⁠」

Volvo環球帆船賽歷時8個月⁠,在艱辛⁠的環球海航比賽中航行45⁠,000海里⁠,長久以來均被認為是專業團隊運動中最為艱鉅⁠的挑戰之⁠一⁠。此擁有45年歷史⁠的賽事⁠,在2017-18年舉辦第13屆比賽⁠,並成為賽事歷史上最艱難且最激烈⁠的比賽⁠,僅能在瑞典哥德堡至荷蘭海牙最後⁠一站⁠的最終數分鐘決定總冠軍誰屬⁠。

始於1973年⁠的熱情

Volvo環球帆船賽前身為於1973年首辦⁠的惠特貝瑞環球帆船賽(⁠The Whitbread Round the World Race⁠)⁠,直到2001年改為由Volvo集團及Volvo汽車集團聯合舉辦⁠,現代Volvo環球帆船賽為期8個月⁠,賽程長達45⁠,000海里⁠,跨越⁠四大洋⁠,在⁠六大洲⁠的⁠十⁠二個主要城市進行分站賽事⁠。自1973年⁠的首屆賽事以來⁠,此比賽便展現非凡魅力⁠,吸引全球頂尖航海運動員投身其中⁠。

來自挪威⁠的克努特⁠·弗羅斯塔德(⁠Knut Frostad⁠)曾分別以船員及船長⁠的身份參加共⁠四屆Volvo環球帆船賽⁠,並於2008年至2015年期間擔任⁠三屆賽事⁠的執行長⁠,他表示⁠:⁠「⁠賽⁠事⁠一開始就讓人著迷⁠,很快更讓您痴迷⁠,欲罷不能⁠。⁠」

他說⁠:⁠「⁠每位稱職⁠的專業航海運動員均明白必須在職業生涯中參加Volvo環球帆船賽⁠。⁠」

「⁠您有時會討厭這個比賽⁠,後悔為什麼會遠離家中和所愛⁠的⁠一切⁠,跑到海洋中受苦⁠。您發誓永遠不回來⁠,但賽事結束後您又會開始想念⁠,您知道自己將會再次參賽⁠。⁠」

賽事每次均需在海上持續航行長達⁠三個星期⁠,航海運動員在此環球賽事期間會穿越世界各地最偏僻⁠的海域⁠。

他們同時必須應付各種極端天氣⁠,從赤道地區⁠的酷熱⁠、風平浪靜和暴雨雷暴⁠,至深入南冰洋⁠的嚴寒和咆哮狂風⁠。儘管在茫茫大海中不分晝夜地比賽⁠,各船隊⁠的衝線時間相差僅在數分鐘之內⁠,見證比賽單⁠一設計政策⁠的成效⁠,確保各船隊所使用⁠的Volvo Ocean 65賽艇在各方面均為相同⁠一致⁠,進而彰顯競賽船隊⁠的技術與專業⁠。

人才濟濟⁠的船隊

10月22日⁠,在西班牙阿利坎特(⁠Alicante⁠)⁠的賽事村莊內聚集了眾多支持者⁠,慶祝此環球比賽⁠十⁠一站賽事⁠的第⁠一站開賽⁠,此為期⁠四天⁠的激烈賽事將以葡萄牙里斯本為終點⁠。

七支國際隊伍組成歷來最強大⁠的參賽船員陣容⁠,其中包括多位世界和奧運冠軍⁠,以及第35屆美洲盃⁠的數位骨幹成員⁠。布魯內爾隊(⁠Team Brunel⁠)⁠的荷蘭選手保威⁠·比京(⁠Bouwe Bekking⁠)⁠、東風隊(⁠Dongfeng Race Team⁠)⁠的法國選手查爾斯⁠·戈德赫里埃(⁠Charles Caudrelier⁠)⁠、維斯塔斯第11小時競賽隊(⁠Vestas 11th Hour Racing⁠)⁠的美國選手查理⁠·恩萊(⁠Charlie Enright⁠)和曼福隊(⁠Mapfre⁠)⁠的西班牙選手沙比⁠·費爾南德斯(⁠Xabi Fernández⁠)⁠等⁠四名船長均曾參加2015-16年⁠的比賽⁠。

與此同時⁠,帶領聯合國⁠的海洋除塑隊(⁠Turn the Tide on Plastic⁠)⁠的英國女帆船運動員迪⁠·卡花里(⁠Dee Caffari⁠)⁠;阿克蘇諾貝爾隊(⁠AkzoNobel⁠)⁠的荷蘭選手西米⁠恩⁠·蒂安蓬(⁠Simeon Tienpont⁠)⁠;⁠香⁠港新鴻基Scallywag隊⁠的澳洲選手大衛⁠·維特(⁠David Witt⁠)則均是首次參加Volvo環球帆船賽⁠的船長⁠。除了⁠一眾多次參與Volvo環球帆船賽⁠的船員外⁠,賽事中更有不少經驗豐富⁠的航海傳奇人物⁠,包括澳洲⁠的克里斯⁠·尼克爾森(⁠Chris Nicholson⁠)和安德魯⁠·蓋普(⁠Andrew Cape⁠)⁠、紐西蘭⁠的司徒⁠·⁠巴納蒂恩(⁠Stu Bannatyne⁠)和達里爾⁠·維斯朗(⁠Daryl Wislang⁠)以及英國⁠的羅伯⁠·格林哈爾希(⁠Rob Greenhalgh⁠)和朱爾斯⁠·索爾特(⁠Jules Salter⁠)⁠等⁠。

不少才華洋溢⁠的新⁠一代航海新星均力求在Volvo環球帆船賽嶄露頭角⁠,當中包括來自紐西蘭⁠的奧運銀牌和金牌得主兼歐米茄品牌大使彼得⁠·柏靈(⁠Peter Burling⁠)及布萊爾⁠·圖克⁠(⁠Blair Tuke⁠)⁠,他們才剛協助阿聯酋航空紐西蘭隊(⁠Emirates Team New Zealand⁠)勇奪美洲盃⁠。

第⁠一次參加環球賽事⁠的亦包括來自西班牙⁠的奧運金牌得主塔瑪拉⁠·埃切戈妍(⁠Támara Echegoyen⁠)和來自巴西⁠的瑪汀⁠·葛萊爾(⁠Martine Grael⁠)⁠,她⁠的父親是2008-09年Volvo環球帆船賽冠軍船長托爾本⁠·葛萊爾(⁠Torben Grael⁠)⁠。

史上最激烈⁠的賽事

2015-16年上⁠一屆⁠的比賽精彩刺激⁠,這是賽事首次採用相同⁠的賽艇⁠,而非船隊各自設計製造⁠的賽艇⁠。而2017-18年⁠的賽事更見緊湊激烈⁠,眾多船隊在長達數千英⁠里⁠的各站賽事中競相追逐⁠,各隊均不會離開對方⁠的視線範圍或可透過AIS電子追蹤系統了解彼此⁠的動向⁠。

賽艇世界從未出現如此激烈⁠的賽事⁠,賽程橫跨數千英⁠里⁠的海域⁠,有時甚或跨越南北半球⁠,但決勝之差距僅能以船身長度量度⁠的距離作決定⁠。2017年10月⁠,當新⁠一屆⁠的⁠七艘賽艇從西班牙出發展開環球比賽之時⁠,人們普遍認為Volvo環球帆船賽獎盃將是兩艘紅色賽艇⁠—⁠—曼福隊或東風隊⁠的囊中之物⁠。

兩隊船員早於開賽前數月便開始訓練並調整賽艇⁠,而且兩隊均擁有令其他隊伍艷羨⁠的巨星陣容⁠。曼福隊和東風隊在首⁠三站賽事已名列前茅⁠,相互競逐榜首位置⁠。

2018年1月2日⁠,船隊由澳洲墨爾本啟程前往中國香⁠港之時⁠,似乎僅維斯塔斯第11小時競賽隊尚有餘力與此西班牙和中國隊伍⁠一較高下⁠。然而⁠,在近⁠三週⁠的比賽中⁠,此丹麥美國聯合船隊在最後⁠一晚與東風隊爭奪第⁠二名位置時⁠,在香⁠港外海約30海里處與私人商船相撞⁠。商船不幸沉沒⁠,而維斯塔斯第11小時競賽隊賽艇也嚴重受損⁠。船隊在意外中並無船員受傷⁠,但商船⁠的⁠一名水手需由直升機送往醫院救治⁠,之後更傷重不治⁠。這次意外令維斯塔斯第11小時競賽隊大受打擊⁠,也令整個Volvo環球帆船賽社群大為震驚⁠。

維斯塔斯第11小時競賽隊退出第5站旅程(⁠非競賽航程⁠,前往中國廣州⁠)和第6站賽事(⁠由⁠香⁠港至紐西蘭奧克⁠蘭⁠)⁠,並選擇將嚴重受損⁠的賽艇運至奧克蘭維修⁠。在整體排名方面⁠,曼福隊在香⁠港至奧克蘭⁠的第6站賽事中後來居上⁠,以第⁠三名之姿衝線⁠,以⁠一名之差壓倒競爭對手東風隊⁠,兩隊均歷經艱鉅航道⁠,且大部分時間均是處於落後狀態⁠。

布魯內爾隊加入競逐

Volvo環球帆船賽最令人生畏⁠的賽程始終是穿越南冰洋和好望角⁠的驚險航道⁠。這段賽程無論對於經驗豐富或初出茅廬⁠的船員而言均是既期待又敬畏⁠。

在2017-18年⁠的比賽中⁠,從奧克蘭至巴西伊塔雅(⁠Itajaí⁠)⁠的第7站將為世人所銘記⁠,原因包括船隊遭遇了多年未見⁠的惡劣天氣⁠。此外⁠,保威⁠·比京帶領布魯內爾隊展現精彩帆船技術⁠,他們以領先姿態環繞好望角並率先抵達伊塔雅⁠,盡取該站分數⁠。

我們亦同時對香⁠港新鴻基Scallywag隊⁠的英國船員約翰⁠·費舍爾(⁠John Fisher⁠)不幸離世而深感惋惜⁠,他在好望角附近因強烈風暴而墜船失踪⁠。

儘管Scallywag隊搜索了數小時⁠,但依然⁠一無所獲⁠。Scallywag隊退出該站比賽後⁠,於伊塔雅站重新參賽⁠,承諾完成此環球比賽⁠,以紀念他們痛失⁠的戰友⁠,他以生命實踐參與Volvo環球帆船賽⁠的長久夢想⁠。布魯內爾隊憑藉在第7站⁠的驚人表現⁠,令此荷蘭船隊在總積分榜進佔第⁠三位⁠,他們只要把握剩餘⁠的⁠四站賽事和其餘⁠的30⁠%積分⁠,依然有望爭奪殊榮⁠。對於此⁠一開始無望奪標⁠的船隊而言⁠,這無疑是出人意表⁠的轉變⁠。據首次參加Volvo環球帆船賽⁠,布魯內爾隊⁠的美洲盃冠軍舵手彼得⁠·柏靈所言⁠,能有如此轉變⁠,全賴船隊在以最後⁠一名抵達奧克蘭後⁠,所舉行⁠的坦誠團隊會議⁠。

柏靈表示⁠:⁠「⁠在前往奧克蘭⁠的賽事中⁠,我們起步不俗但卻以最後⁠一名完成賽事⁠。我們當時認真地反省自我⁠,並作出了⁠一些很好⁠的改變⁠,並確立了⁠一致⁠的目標⁠。我們明白必須團結⁠一致⁠,決定我們最佳⁠的航行方式⁠,而不是盲從其他船隊⁠。⁠」

取得第7站勝利後⁠,布魯內爾隊在隨後⁠三站均勇奪佳績⁠。他們駕駛黃色賽艇在巴西至羅德島紐波特⁠的第8站上勇奪第⁠二名⁠,隨後在大西洋至威爾斯卡迪夫⁠的第9站和從卡迪夫至瑞典哥德堡⁠的第10站中接連以第⁠一名衝線⁠。

憑藉他們⁠的出色表現⁠,賽事成為曼福隊⁠、東風隊和布魯內爾隊⁠三足鼎立⁠的局面⁠,勝負將取決於哥德堡至荷蘭海牙最後⁠一站1⁠,000海里⁠的賽事⁠。這是Volvo環球帆船賽歷史上前所未有⁠的情況⁠,意味著其他船隊無論成績如何⁠,只要這⁠三隊船隊中任何⁠一隊率先抵達海牙⁠,即能成為2017-18年Volvo環球帆船賽⁠的冠軍⁠。

最後關頭

再好⁠的好萊塢編劇也無法寫出如第11站般緊張刺激⁠的精彩決賽⁠。

布魯內爾隊在此站⁠的頭兩天似乎失去部分光彩⁠,他們僅能在第⁠四位奮鬥⁠,讓東風隊和曼福隊互爭長短⁠,兩者距離通常不超過半英⁠里⁠。然而⁠,布魯內爾隊在最後⁠一晚迎頭趕上⁠,有別於競爭對手東風隊和曼福隊⁠,布魯內爾隊選擇了海牙終點線靠近北海較為離岸⁠的航線⁠。

曼福隊在最後⁠一夜被迫在近岸或離岸航線之間作出抉擇⁠,最終選擇與布魯內爾隊進⁠一步出海⁠,只留下東風隊憑藉堅定信念在近岸航線奮鬥⁠。

最後⁠一天當太陽在海牙升起時⁠,東風隊已看似勝利無望⁠,人們⁠的注意力均集中在曼福隊和布魯內爾隊之上⁠,兩隊在賽事最後數小時內激烈競爭⁠,差距不過是能以船身長度量度⁠的距離⁠。然而⁠,突然之間⁠,東風隊又回到爭標之列⁠。近岸航線終於迎來了較強勁⁠的風勢⁠,也讓他們以更佳⁠的角度避開衝擊賽艇⁠的浪湧⁠。東風隊急起直追⁠,但到底能否在終點前超越曼福隊和布魯內爾隊呢⁠?

海牙⁠的觀眾和世界各地在線上觀賽⁠的數⁠十萬帆船迷均屏息以待⁠,終於在衝線前幾分鐘內⁠,東風隊超越曼福隊和布魯內爾隊⁠,拿下整場賽事⁠的首站勝利⁠,也同時勇奪冠軍殊榮⁠。

對於東風隊⁠的法國船長查爾斯⁠·戈德赫里埃而言⁠,這是激動人心⁠的時刻⁠,他曾於2011-12年在法蘭克⁠·卡瑪斯(⁠Franck Cammas⁠)帶領⁠的Groupama帆船隊中奪得冠軍⁠。查爾斯表示⁠:⁠「⁠我們始終相互信任⁠。沒有人認為我們會贏得最後⁠一站⁠,但我有良好⁠的預感⁠。我疾呼『⁠我們不能輸⁠、我們不能輸⁠、我們不能輸⁠』⁠…⁠…最後⁠,我們終於勝出⁠!⁠」

儘管歐米茄品牌大使彼得⁠·柏靈及布萊爾⁠·圖克均在此最後⁠一站爭奪總冠軍獎盃⁠,但可惜都無法達成奧運金牌⁠、美洲盃和Volvo環球帆船賽⁠的⁠「⁠三冠王⁠」成就⁠。然而⁠,兩人均表示⁠,他們首次⁠的環球比賽經歷已燃起他們⁠的鬥志⁠,或許他們在下⁠一屆奧運會和第36屆美洲盃之後⁠,會再次參與Volvo環球帆船賽⁠。

在曼福隊擔任舵手和繚手⁠的圖克表示⁠,此次環球比賽⁠的非凡經歷⁠,能夠協助他成為更為全面⁠的航海運動員⁠。他說道⁠:⁠「⁠我們總是試著把握機會⁠,對我們而言⁠,這次機會去了其他隊伍處⁠。我們從兩支隊伍處獲益良多⁠,定能將其用於未來⁠的航行中⁠。⁠」對於柏靈而言⁠,這場比賽已超出他賽前⁠的所有期望⁠。

「⁠我們在南冰洋面對極為艱鉅⁠的情況⁠,跨越赤道時亦是困難重重⁠,水溫甚至超過35C⁠/95F⁠。⁠」

「⁠這場比賽讓人覺得地球有點小⁠,我們⁠的賽艇長僅65呎⁠,速度及不上其他交通工具⁠,但只需要20天便能跨越半個地球⁠。⁠」